轉眼間,我的小紅牽車至今已經滿五年了,
跑了十二萬多公里,也收到驗車的通知。

大概是半年前,或許更早之前,小紅的底盤發出異音,
因為是漸漸的大聲,所以拖了很久,
直到無法忍受的程度,才去看了醫生,是軸承磨損。
雖然沒有立即的危險,但是就是很吵。

最近,吵到連車內的塑膠組件(儀表板、中控台)都開始發出震動的聲音。
也拖得夠久了,一來是因為醫生說要醫這種病,要花上整整一天的時間,
就我的忙碌程度來看,是沒有辦法空出一整天的時間來做這樣的手術的。
二來是因為,我的財務狀況,一直也沒辦法空出這筆預算來動刀。

前些日子,我的車因為某些情況,載過不少朋友,
雖然朋友沒有抗議或多說什麼,但是就自己坐在駕駛座的感覺,
我想朋友的心裡一定在想,我的車是不是快散了?

前天,工作告一段落,也剛好有一筆設計費進帳,一早就打電話跟車廠預約,
十點多抵達修車廠,開始幫小紅動刀手術。
距離上次詢問小紅狀況,已經四個月有了,
連老闆都出來關心,說我也拖得太久了點。

因為上次診斷,小紅的四個軸承有三個發出異音,所以索性要師父把四個都換了。
兩個師父開始支解小紅的四肢,輪胎卸下後,後軸很快的就被抽了出來。
但前輪的軸承跟輪盤卻卡得死死的,兩組都被整副拆下來。
老闆在輪盤上滴了一些潤滑油,等它滲透進去,先處理後軸的軸承,
我從來沒看過拆卸軸承是那麼暴力,幾乎是用破壞的方式,將軸承敲出來。
師父說,有些車廠甚至會用乙炔直接將軸承燒斷取下的方式,
但是稍不注意燒到輪軸的話,容易使輪軸退鋼破壞輪軸剛性。

不過看他們敲輪軸的手段,還是覺得不可思議。只能安慰自己相信專業了吧!
至少我找的是自己熟識的修車廠,也是自己的客戶,亂搞的可能性不高。
後軸處理好了,但也已經中午了,而且頂住後軸軸承的那塊鐵塊,
還要拿到板金廠去將它燒紅之後,在冷卻之前快速的套進去讓它頂住軸承,
這樣在它冷卻之後,就會緊緊的擋住軸承了。
難怪要將它敲下來是那麼的不容易。

兩位師傅快快的吃過午飯後,也沒多做休息,就接著處理我的小紅了。
一個師傅拿著兩隻後軸去搞定那個固定的鐵塊,開著車出去了。
這時,換老闆親自出來幫我處理那個前軸的軸承,
經過一陣的潤滑油滲透,有一支可以敲出來,
而另一支因為生鏽將被送到機械工廠去用油壓的方式逼出來,
在被告知最壞的情況下,是要破壞前軸的其中一節時,心裡真是七上八下。

老闆很快的把另一隻前軸的軸承擠出來之後,變換上新的軸承,
師傅也接著幫我把一個前輪裝上去,
這時,後軸回來了,也一一的裝上後輪。
這下子只等另一支前輪的輪軸了......想到老闆說要燒斷其中一節.........

還好,最後我的前軸回來時,它是完整的,軸齒上鏽蝕的很嚴重所以卡死了。
師傅再次把軸承擠出來,換上新的,快速的將前輪裝回去。
這時已經下午五點了,看來我這天已經在車廠上班一整天了.....
四個輪子都裝上去後,幫小紅換了齒輪油,算是大功告成。

正當師傅準備開著小紅出去試車時,輪胎的鋁圈發出摩擦的聲音......
再把車子架起來拆下輪胎一看,前輪碟煞的煞車座居然將鋁圈磨了一整圈........
大夥兒研究了老半天,發現送去用油壓擠出輪軸的那個輪盤的煞車機座
有一隻腳座變形彎曲,所以煞車座鎖上去時會凸出來,因此磨到鋁圈。

最後的方法,決定將腳座用砂輪機磨掉一些,再將煞車座及車輪裝上。
就這樣又搞了兩個小時,到七點才試車完成。總算全部搞定.......

師傅說的一整天,果然沒錯,連老闆娘都說,我在那裡上班了一整天,
這薪水難算了......,我當然知道這薪水難算了,
只是,雖然是我去上班,但是薪水是我要算給她而已......大大失血。
最後,老闆娘算我便宜,再加上其中一半可以用廣告交換(幫她做一篇雜誌稿)
所以最後我只要付她幾千元就可以了,而且還可以賒帳到交稿時再給,
真是對我太好了。

我告別了老闆、老闆娘還有兩位師傅之後,就驅車回桃園了。
還沒上高速公路,就發現那些莫名的震動跟底盤的雜音都消失了,
上了高速公路,將車速拉到一百,
以往八、九十就會出現的車內塑膠件摩擦的聲音,
還有方向盤抖動的狀況都沒有了,小紅又回到像新車時那樣的寧靜。

已經好久好久,小紅沒有這樣安靜,也好久沒有聽到小紅加速時引擎的嘶吼,
之前時速每到一百公里車內、車外雜音一堆,
而且整台車抖動的很嚴重感覺像快散掉了一樣,
現在的平順,就像剛牽車時那樣,不知不覺,在五股要上林口的陡坡上,
時速超過了一百二,從林口要下南崁的下坡路段,更是不小心衝到了一百四。
窗戶關起來只聽到引擎轉速的聲音,跟很久都不曾聽得見的車頂風切聲.........

小紅

重生了.........

    全站熱搜

    mor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